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強強對峙

作者:藍庭分類:玄幻小說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uumcnx.icu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qg5200.com


    眾人皆是虛驚一埸,回想之前恐怖的一幕,人人都是背心出汗,余悸猶存。至于兩人誰輸誰贏,已顯得不重要,再比下去,誰知道還會不會出現什么更可怕的情形。

    此時的君大統領卻是渾身虛脫的半跪在地上,面色尤為蒼白,嘴角還掛著血漬,狀極狼狽,心中也在為之前的沖動之舉而感到有些后悔,所幸恐怖的悲劇并有發生。

    能列為紫煞衛的三大統領之一,其恐怖的實力和諸多卓越的戰績,一眾紫煞衛皆知,而當下的這副狼狽之狀,還真是從未出現過,禁不住都是吸了口涼氣,望向仍懸浮在半空的白衣女子,眼神都是變了,最后一輕蔑和不屑之意,也是蕩然無存。

    此戰,到此為止,雙方勢均力敵,只能視為平局。但,相形之下,白衣女子只是發稍顯得凌亂了一些,時不時用手疏理著,全身上下并未發現有受損的跡象,舉手投足間仍是那么的平靜,淡然自若,在她身上看不到一點剛經歷過激烈戰斗的痕跡。

    此時,所有的目光視線都是望向剛結束戰斗的兩人身上,君大統領用手背抹去嘴角的血漬,異常艱難地從地上立起來,禁不住的搖晃了幾下,像是在勉力的支撐著身子,腳步有些踉蹌的走向紫煞衛的陣營,看上去顯然有些受創不輕。

    明眼人都是心知肚明,雖然有分出最后的勝負,看得出這位君大統領,此戰事實上已傾盡了全力,甚至連玉石俱焚的搏命手段都施展了出來,而對方仍能毫發未損的從容應對,足以說明那白衣女子在此戰中,始終倨著優勢,雙方雖都是半步仙王境的層面,確是存在著些許的差距。

    盡管如此,君大統領仍舊挺立如故,那雙全無情感的眸子仍舊冰冷。紫煞衛此行的使命是揖拿天外樓的一眾兇犯,勢在必行,有誰可以阻擋。

    他對紫煞衛有著足夠的信心,只要自己糾纏住這位白衣女子,紫煞衛便能很快的解決問題。目前的情形實在不容節外生枝,必須盡快的完成使命,而后速速離去。至于會導致什么嚴重的后果,那就不在他關心的范圍內。

    "拿下兇犯,敢抗拒者,一律殺無赦!"君大統領面無表情,冷酷果決的對紫煞衛下達了動手的指令。

    就在一千紫煞衛聞聲而動之際,不遠處的天空中一陣白云滾蕩,一股股強橫的氣息翻涌不息。云層之上,一面湛藍的大旗,寬有百丈,突然"呼啦"的一下鋪展開來,上面呈現出三個金色的大字;天鳳衛!

    那面湛藍大旗仿佛席卷天地,飛速而來,由遠至近……

    大旗之上,可以清晰的看見一個身著寶藍長衫的青年,神色冷峻,長發飛揚。他的身后,一千名全身包裹在白色仙甲內的天鳳衛,整整齊齊的排列成十個方陣,氣勢肅殺,絕不在紫煞衛之下。

    見到這面旗幟的出現,君大統領的瞳孔也不禁一縮,眉頭微微皺起,冷漠無情的臉上浮出一微不可覺的驚色,同時抬手,朝紫煞衛做出了一個暫停行動的手勢。他知道最佳的行動時機已經錯過,鳴鳳城終于不再坐視隱忍的出手了。

    彼此都有著足以威脅對方的強大底蘊,一旦發生大規模的沖突,那絕對會造成兩敗俱傷的毀滅性后果,有那一方愿意付出如此慘烈的代價。

    紫煞衛此番越界而來,無論理由是否充分,這種行為本身已經十分不妥,盡管事前已和城主府主有過溝通,但并不意味著可以肆無忌憚的濫殺無辜,這已觸及到了城主府的底線。

    換位思考,君大統領自問,自己絕不會允許這種踐踏尊嚴的事發生,眼前的場面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個處理不好,后果會非常嚴重。

    云氣猛地一分,虛空中的那面湛藍大旗呼嘯而下,緩緩的降落地面,千名白甲白盔的天鳳衛,人影閃爍間,已迅速的排列成一個字形戰陣,與紫煞衛遙遙對峙,雙方都感覺到彼此的敵意,熊熊的戰意殺機,幾欲噴薄而出,空氣中頓時充滿了一觸即發的濃烈**味。

    一道藍衣人影從天鳳衛的陣列中緩步而出,此人看上去年輕得讓人心生嫉妒,神情冷冽,渾身上似有寒氣在蒸發,即使在熾熱的陽光下,也讓人感覺到背脊一陣冷浸徹骨。

    與此同時,虛空中的司徒明月,白衣甚雪,長袖輕舞,衣袂飄飄的降落在藍衣年輕人身旁,圣潔得宛若不沾人間煙火的九天神玄女。

    "閣下應該就是紫煞衛三大統領之一的君無命吧?"藍衣青年司徒浩天淺淺一笑,語音淡然而溫和,聞之如沐春風,空氣中的暴唳肅殺之氣似乎都一下淡化了許多,那種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緊張氛圍也隨之得到了緩解。

    "不錯!敢問閣下是……"君統領微不可覺皺了皺眉,仍是冷漠的說道,在他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上,尋不到一情緒波動的痕跡。只不過,說話的語氣顯然已經有些不同,之前的一戰,足以讓他不敢再小視鳴鳳城的修者。只有對等的強者,才有平等對話的資格。確切的說,應該是尊重,還帶著幾分忌憚。

    " 在下城主府,司徒浩天!"司徒浩天淡笑道,不帶一煙火氣。

    君大統領微瞇著眼,居然又是一個半步仙王境,不禁暗吸了一口涼氣,看來今日想要緝拿天外樓的一干兇徒,只怕有這么容易了。

    "小妹沒事吧?"司徒浩天在白衣女子的肩上輕拍了拍,關切的道。隨即笑容收斂,嘴角勾勒出一個冷傲的弧度,目光冰冷的對著君大統領道;"你之前受了點輕傷,調息半個時辰便能恢復到巔峰狀態,我可以等!"

    君大統領眼角的肌肉禁不住的抽搐了幾下,再也無法保持那份慣有的冷漠和淡定了。心中卻是忍不住的在罵娘;"這兄妹二人簡直就是妖孽!自己年齡的零頭,都要比對方大上許多,而修為境界卻是相當,那自己多余的歲月豈不是都活在狗身上了。"

    且不說他有有臉接受對方的挑戰,就算僥幸贏了也是勝之不武。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絕不弱于自己的司徒明月,他之前可是真心的領教過對方的強和難纏,他自問,還狂妄到可以同時叫板兩位半步仙王境的程度,那絕對是在找死討虐。

    所以,這位君大統領有毫猶豫的一口拒絕,甚至連老臉都有紅一點。好在到了半步仙王這個層面,都有一份屬于自己矜持和孤傲,除非有人先主動發起攻擊,幾乎都不屑對普通修者出手。

    以雙方目前劍拔弩張的對峙狀況,他這一隱忍退縮,紫煞衛在氣勢上頓時就弱了幾分。接下來,想要順利的拿下這群天外樓的兇犯,只怕已經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難得君大統領能將一個"忍"字,運用得如此綠火純青,當真令人感佩不已!"司徒浩天冷冰冰的拉長語音,譏諷地道:"你紫煞衛沖著天外樓而來,屬于江湖恩怨,我城主府可以不管。但在我鳴鳳城肆無忌憚的濫殺無辜,性質就完全變了,如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說法,那就只能定性為入侵了。"

    這"入侵"二字,就直接將事態上升到了一個嚴重的高度,已經將紫煞衛當成來犯之敵,就算盡數滅殺,也無可厚非,不會落人口實。

    事實上,紫衛煞的確站在了人家的地頭上,而且還虐殺了許多無辜的平民,對方這頂帽子還真不是亂扣,想要辨解都難。

    一位紫煞衛副統領,再也忍不下去了,怒聲喝斥道:"你小子算什么東西?敢對我們大統領如此說話,簡直不知死活!識相的話,少管嫌事,否則管你是誰,一并全滅!"

    此話一出,頓時將已經緩和了下去的緊張氣氛,再度升溫,雙方都擺出了一種隨時展開攻擊的陣型,空氣中的殺伐之氣瞬間蒸騰彌漫開來……

    "住口!"君大統領臉色鐵青,神情冰冷的看著那位出聲的副統領,恨不得一巴抽飛這個看不清狀況的家伙。

    且不說對方有兩個絕不弱于自己的存在,就是紫煞衛對上數量相等的天鳳衛,也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激戰,結果絕對是兩敗俱損,根本就不會有贏家。到最后,那里還會有余力去捉拿一干兇犯。而對方話里話外都是"來犯",入侵的字眼,好像就是在刻意制造兩邊開戰。

    對方的意圖就是想要把水攪渾,你紫煞衛擅自越界濫殺無辜,已是不爭的事實,僅憑這一點,就有理由直接將自己這些人明正言順的全部滅殺在這里。至于捉拿兇犯什么的,一概不知。

    "很好!"司徒浩天的嘴角勾勒出一個玩味的弧度,冷冷地道:"那還等什么?直接開戰就是!誰滅了誰,不是放狠話就能決定的,打過才知道!"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uumcnx.icu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bqg5200.com

  鄰居小說戰鷹逆戰之異種病毒魅力難擋之鬼話聊齋竊漢鑒仙錄我的美女姐姐潑猴門徒鬧都市永恒黎明極品藥帝星海之無盡征途極品九尾貓最強水兵我可是大明星仙蹤劍影無上人皇龍血戰魂武亂獨尊盛明皇師湖西抗戰走廊錦世游龍現代高手闖異界靈神傳說女總裁的修真保鏢戰凌絕霄一劍飛仙盛唐崛起惡魔本紀超級仙氣奧法神座都市贏家人生發個微信去天庭我從凡間來真武世界頂級高手大巫紀元世界第一校長
平刷